栏目导航

news

军事新闻

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华为用201万年薪招毕业生,只是任正非人才观的冰山一角_科技频道

发布日期:2020-08-11 02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04年,冯小刚拍了一部特别经典的电影,叫《天下无贼》。虽然票房和奖项都被《功夫》抢了个七七八八,但黎叔(葛优饰)自问自答的那句“二十一世纪什么最珍贵?人才”,却说进很多人的心坎里。上位者求贤如渴,关键岗位的薪资年复年高。毕业生满腔抱负,使我洛阳二顷田。就这样,来到了毁誉参半的《后浪》,已经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未来。三个月后,“人才”这个词,又一次值钱起来。

这是一个“朴实无华”的故事,华中科技大学的两名毕业博士生,顺利通过华为“天才少年”项目的七轮考核,一个年薪156万(姚婷),另一个201万(张霁)。由于任正非先生在2019年6月,就已经通过总裁办,发布过一则题为“任总在EMT《20分钟》的讲话”的天才少年薪资明细,所以笔者并没有放在心上。直到发稿日,发现这事竟然冲上了8月4日的热搜,并因为拿下201万offer的张霁被曝“本科为三本”而进一步发酵,一时追悔莫及。

但是,笔者还是要说,这只是任正非人才观的冰山一角。甚至说,正是这种看重人才的理念,成就了现在的华为。2008年的时候,华为突然掏出了一项名为“SingleRAN”的技术,成功实现在基站投入减半的情况,同时处理2G和3G信号。一举在产品上碾压爱立信,赢得了欧洲电信巨头沃达丰的芳心。然而这种打通 2G 到 3G 制式标准算法的东西,是谁弄出来的呢?一个在华为数学算法研究所整天玩电脑,也没人敢管他的俄罗斯天才。

2004年,华为跑到爱尔兰的科克(Cork)建了一个研究所。当时华为已经在国内闯出一片天地,所以这一举动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,为什么不建在柏林,而是非要选一个近三百公里外的“郊区”?这个问题,一直到很多年后才有答案,作为访爱尔兰代表的轮值董事长郭平如是说:“因为马丁?克里纳先生(Martin Creaner)不愿意离开家乡。”这个为一个人建研究所的故事,是不是比华为用201万招聘毕业生,还要叫人震撼得多呢?

在华为,这种给人才特权的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,所创造的科研奇迹一直延伸至5G。除了大家熟知的Polar发现者Erdal Arikan教授(土耳其)外,作为华为无线通信首席科学家的童文博,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。有些朋友一直对华为在海外花那么多钱建研发中心有意见,但是却忽略了支撑华为这样一家企业,到底需要多少人才?他在斯德哥尔摩研究无线,在纽伦堡研究能源,在米兰研究光电,在法国研究美学,在日本研究材料,在美国研究软件。

这个时候,再回过来看“天才少年”,是不是注意力从“高薪”转向了“少年”?尤其是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先生,在前不久进行的万得3C会议线上直播中一语道破“美国对芯片的制约能力没那么强,重点是人才不够”。前有巴黎统筹委员会,后有《瓦森纳协定》,使其奏效的东西真的只是设备吗?笔者以为,设备总有造出来的一天,当钱到位,还是迟迟造不出来,那就说明愿意坐冷板凳的人不够。华为过去做的事,是不让他们坐冷板凳,现在做的事是,培养更多的这样的人。(李双喜)

Power by DedeCms